人民文艺网
地方分站
北京 河北
山西
辽宁 上海 浙江 福建
山东 湖南 广西 重庆 贵州 西藏 宁夏 新疆 澳门 内蒙古
天津 河南 陕西
吉林 江苏 安徽 江西 湖北 广东 海南 四川 云南 甘肃 青海 香港 台湾 黑龙江
浅说李秋平国画牡丹之诗意
人民文艺网    2016-06-22 17:41:58    文字:【】【】【
摘要: 作者:杨东志

“洛阳人惯见奇葩,桃李花开未当花。须是牡丹花盛发,满城方始乐无涯。”每读宋人邵雍《洛阳春吟》一诗,我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著名书画家、澳门“牡丹王”李秋平先生。

    李秋平,出生于1959年,客家籍,著名书画家,国礼艺术家,书画作品享誉世界。自幼受父亲熏陶,即习中国水墨画及书法。毕业于香港政府设计工业学院,后相继获加拿大公立皇室大学工商管理硕士、美国普斯顿大学管理哲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工商管理博士学位。2000年创立澳门书画艺术联谊会,为创会会长。退休后从事社团、书画工作。曾任澳门大学、北京理工大学客座教授;多次受聘担任两岸四地“儿童书画比赛”、“澳门中小学生书法比赛”及“澳门中学生《道德经》书法比赛”的主评审委员。

    李秋平先生系“岭南画派”第三代弟子,绘画师从“岭南画派”创始人高剑父入室弟子黎明教授,书法师从原澳门大学陈颂声教授。他品德高尚,德艺双馨,热心公益,肩负起推广中国书画文化艺术,协助书画艺术家圆梦的神圣使命,在中国“两岸四地”及东南亚等多个城市开展文化推广活动,“用笔墨传递真情,用爱心感动社会”。

    李秋平先生40余年如一日,持之以恒,临池不辍,擅于花鸟、山水,长于菊花、小鸟,尤精牡丹、荷花、竹树等等;书法擅长行草。素有“澳门牡丹王”之称。其作品被美国、英国、加拿大、法国、日本、比利时、澳大利亚、葡萄牙、韩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泰国、香港、台湾、澳门等国家与地区文博机构和收藏爱好者收购珍藏。

    在这里,笔者仅对李秋平先生的国画牡丹作品之诗意予以浅说。

    牡丹,系中国“四大名花”之一,是中国特有的木本名贵花卉,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有着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历史上,以古都洛阳的牡丹为最多、最好,以开黄花的“姚黄”、开紫花的“魏紫”最为名贵。牡丹在悠悠的历史长河中被称之为“花之富贵者也”。它花大色艳、雍容华贵、富丽端庄、芳香浓郁,素有“国色天香”、“花中之王”的美誉,长期以来被人们当做“富贵吉祥、繁荣兴旺”的象征,更象征着中华民族泱泱大国之风范。

    千百年来,关于牡丹的诗词众多,以唐朝最为繁盛。刘禹锡的“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可谓脍炙人口;李白的“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更成千古绝唱。

    也许正是由于这种原因,李秋平先生喜欢牡丹,喜欢看牡丹,喜欢画牡丹,而且画得“栩栩如生,惟妙惟肖,意蕴丰厚,诗意盎然”。

    李秋平先生的国画牡丹作品根植传统。

    欣赏李秋平先生的国画牡丹作品——《贵紫娇红醉春晖》,你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刘禹锡的《赏牡丹》一诗:“庭前芍药妖无格,池上芙蕖净少情。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在这里,诗人写的是“赏牡丹”,却绝口不提牡丹的姿色,而是“曲径通幽”——通过芍药、荷花的对比,来衬托牡丹之美。李秋平先生的《贵紫娇红醉春晖》,则是以牡丹与紫藤“对比”,甚至紫藤所占画面比牡丹还要大上一倍。尽管如此,他画中的牡丹仍不失其雍容华贵之美,而紫藤则“略有逊色”。刘禹锡《赏牡丹》前两句采用“抑彼扬此”之法,先评芍药和荷花,芍药与荷花本来也是人们所喜爱的花卉,但是美中总有不足,通过芍药和荷花的“妖无格”、“净少情”,来突出牡丹的“妖、格、净、情”四美并具。“唯有牡丹真国色”,“唯有”二字突出强调了只有牡丹才堪称得上是真正的“国色”,表现出了刘禹锡对牡丹深深的喜爱之情。对于“百般颜色百般香”的牡丹,诗人只字不说而牡丹的“色”和“香”,而仅仅用“花开时节动京城”七个字,便一下道出人们“倾城而出”观赏牡丹的热闹景象,生动地描绘了人们对牡丹的极其喜爱之情。而李秋平先生的国画牡丹《贵紫娇红醉春晖》,则也与此诗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画面上,李秋平先生按照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左为上”之习俗,在构图时“不动声色”地将牡丹置于左侧,紫藤放于右侧,即牡丹为“主”,紫藤为“辅”,在不经意间便流露出了牡丹在其心目中的重要位置。他将画作命题为《贵紫娇红醉春晖》,则更是画龙点睛,让人一看便有意无意地陶醉于无尽的明媚春色之中。与此同时,他的《云想衣裳花想容》、《赢华渐欲迷人眼》等等国画牡丹作品,也莫不如斯。

    李秋平先生的国画牡丹作品物人一体。

    欣赏李秋平先生的国画牡丹作品——《富贵白头喜成双》,你又会心不由己地想起李白的《清平调·词三首》之一:“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在这里,诗人将人与牡丹并写,花与人浑融一片,给人以绝美的“视觉”享受。相传,唐玄宗李隆基有一次在后苑的沉香亭与杨贵妃一起观赏牡丹。“赏名花,对妃子,岂可用旧日乐词。”为记眼前美景,遂召李白前来赋诗。此时,“诗仙”酒醉未醒,半梦半醒之间,略加思索,便挥笔而就。诗中“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两句,分别写杨贵妃的衣服与容颜。上句,写衣裳之华丽用“云想”,写容颜之美艳用“花想”,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就把一位彩云簇拥着鲜花一样的美人呈现给了读者。在这里,“想”字具有“多义性”,既可指“彩云”看到了她的美貌想做她的衣裳,“花儿”看到了她的美丽,就想做她的容颜;也可指见云而想到她华丽的衣裳,见花而想到她美艳的容貌。无论如何,这七个字足以给人以花团锦簇、目不暇接的“即视”感。下句,以“露华浓”进一步点染花之容颜。春风轻拂、雨露滋润之下的牡丹,可以说已经冶艳到极致,它倦依春风,一副“醉醺醺”的模样;它沐浴在雨露之下,一尘不染,飘飘然一如世外仙子。这就是诗人笔下的牡丹花,更是诗人眼中的杨贵妃。杨贵妃的雍容华贵之姿,也只有“花之富贵者”牡丹才能与之相比拟。“露华”在这里不仅为牡丹增色,也暗喻了杨贵妃承沐君王的恩泽,显得更加明媚动人。而李秋平先生的国画牡丹作品《富贵白头喜成双》,则也与此诗有着“殊途同归”之妙。画面上,几簇牡丹花已盛开,两只白头翁在鸣叫。白头翁者,学名“白头鹎”也,是雀形目鹎科的小型鸟类,它额至头顶黑色,两眼上方至后枕白色,形成一白色枕环,腹部白色,且具黄绿色的纵纹。创作立意时,李秋平先生只取其“白头”之特征,藉以衍生“偕老”之意,亦即“白头偕老”,基本意思就是夫妻共同生活到老。加之牡丹乃是富贵之花,“花开富贵”,故李秋平先生将其题之为《富贵白头喜成双》,可谓“恰如其分”, 堪称“画中有诗”。这是一个“拟人化”的手法,寓意亦即“白头偕老,终生富贵”。让人一看便会浮想联翩,顿生羡意。与此同时,他的《富贵长寿迭迭来》、《寿高富多绵绵至》等等国画牡丹作品,也无不如斯。

    李秋平先生的国画牡丹作品意蕴丰厚。

    欣赏李秋平先生的国画牡丹作品——《高唱平安富贵歌》,你又会不由自主地想起白居易的《惜牡丹花二首》之一:“惆怅阶前红牡丹,晚来唯有两枝残。明朝风起应吹尽,夜惜衰红把火看”。不用说,这首诗写的是夜晚秉烛赏花的情景。在百花盛开争奇斗艳的春天里,牡丹花总是“姗姗来迟”,因为牡丹花开后,一年的花事便接近了尾声,也就是说春天已经走到了尽头。因此,诗人白居易面对开得正好的红牡丹之时,他看到的不仅仅是眼前的美艳,而且还联想到了牡丹“红消香断”时的情景。所以,便有了“夜惜衰红把火看”。“惆怅阶前红牡丹”,开篇一笔,清淡而来,但屈指可数的几个字,便将牡丹的艳丽、作者的愁思,甚至整个春天的美丽都呈现了出来。“惆怅”二字,为全诗“笼罩”上了一抹淡淡的哀愁,虽略显突兀,但给读者造成了一种牡丹花“似已残败”的错觉,引人渐入诗境。且这一词语亦具有“多义性”,它既可指作者此时惆怅的心境,又可形容牡丹夜间开放,孤独寂寥的姿态情韵。“晚来唯有两枝残”一句,写牡丹确实有残败的迹象。然而,只有两枝凋残的,就意味着满院的其它牡丹开得正盛。这一句与上句相连,给读者的心理造成波澜,让人时为牡丹的衰飒担忧,时为牡丹的繁荣而欣喜。“唯有”、“两枝”两词,下语十分肯定,好像是作者逐一清点过似的,足见作者赏花的认真细致,同时也流露出作者对牡丹的一片深情。这两句虽然浅显通俗,却具有强烈的感染力,读后如见痴情的作者在花下“留恋沉醉”的神态,其情真真,其意切切。“明朝风起应吹尽”,接下来语意又是一转,写作者的隐忧。牡丹虽还繁茂,可天有不测风云,说不定明日天气大变、狂风大作,牡丹就会受到摧残而凋零了。既然是这样,还不如“夜惜衰红把火看”——姑且在今天夜里趁着灯火,好好地欣赏一番吧,这样也不辜负这美艳的花儿了。况且,夜里的牡丹娴静优雅,在烛火的映衬下越发楚楚动人,那种朦胧清幽的美,是白天所领略不到的。全篇一波三折,诗人那怜花惜花的一片痴情,被抒发得淋漓尽致,富有韵味,可谓“诗中有画”。而李秋平先生的牡丹画作《高唱平安富贵歌》,则是“画中有诗”。在他的画面上,牡丹绽放、竹子摇曳、喜鹊高唱,一幅“和谐盛世”的景象活脱脱地跃然纸上。在传统文化中:竹子,有“竹报平安”之说,唐代《酉阳杂俎续集·支植下》:“北都(即晋阳,遗址在今山西省太原市西南)惟童子寺有竹一窠,才长数尺,相传其寺纲维每日报竹平安”。“纲维”,主管僧寺事务的和尚。后以“竹报平安”指平安家信,也简称“竹报”。后来,从除夕到元旦,便发明了纸卷的“爆竹”,家家户户燃放,意在驱邪魔,迎平安。故有“爆竹声中一岁除”或“爆竹一声除旧,桃符万象更新”等诗句;喜鹊,民间将其作为“吉祥”的象征。清朝乾隆皇帝就有一首写《喜鹊》的诗:“喜鹊声唶唶,俗云报喜鸣。我属望雨候,厌听为呼晴。”关于喜鹊,旧时还有这样一个传说故事:唐朝有一个叫黎景逸的人,门前的树上筑有鹊巢,他常常为巢里的鹊儿喂食。天长日久,人与鸟便产生了感情。一次,黎景逸蒙冤背屈,身陷囹圄。突然有一天,他喂食的那只喜鹊停在狱窗前欢叫不停。于是他暗想,大概是有什么好消息来了。果不其然,三天后他就被无罪释放了。原来此乃是喜鹊变人假传圣旨的缘故。有了这些诸如此类的故事印证,画鹊兆喜的风俗大为流行,品种也有多样:如两只鹊儿面对面叫“喜相逢”;双鹊中加一枚古钱叫“喜在眼前”;一只獾和一只鹊在树上树下对望叫“欢天喜地”。流传最广的,则是鹊登梅枝报喜图,又叫“喜上眉梢”。李秋平先生的牡丹画作《高唱平安富贵歌》,更是“匠心独运,别出心裁”,你看画面上:牡丹,富贵;竹子,平安,喜鹊,吉祥……这不就是一幅名副其实的“平安富贵吉祥”图吗?意蕴何其丰厚!与此同时,他的《英雄富贵喜成双》、《牡丹与蝴蝶》等等国画牡丹作品,也均皆如斯。

    综观李秋平先生之国画牡丹作品,我们会发现他的创作用笔老辣,立意传统;构图巧妙,线条优美;意蕴厚重,诗意盎然。既不愧“澳门牡丹王”之称,又堪称澳门书画界之翘楚。

浏览 (4455)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管理员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版权信息
   邮箱:zgrmwyw@163.com  
版权所有 人民文艺家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