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文艺网
地方分站
北京 河北
山西
辽宁 上海 浙江 福建
山东 湖南 广西 重庆 贵州 西藏 宁夏 新疆 澳门 内蒙古
天津 河南 陕西
吉林 江苏 安徽 江西 湖北 广东 海南 四川 云南 甘肃 青海 香港 台湾 黑龙江
把艺术当做生命,把生命献给理想——著名表演艺术家张瑞芳
人民文艺网    2013-02-05 14:46:08    文字:【】【】【
 张瑞芳(1918—2012),原籍北京,生于河北保定,著名表演艺术家。第六届、第七届上海市政协副主席,中国电影表演艺术学会原会长、上海电影家协会第四届主席。   

张瑞芳在街头剧《放下你的鞭子》中饰香姐

张瑞芳参演的电影《南征北战》是新中国第一部描写重大战役过程的战争片

凭借在电影《李双双》中的精彩表现,张瑞芳获第二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女演员奖

  1935年入北平国立艺术专科学校西洋画系学习,并参加戏剧活动,曾演出《放下你的鞭子》《黎明》等剧目。抗日战争爆发后加入民族解放先锋队,随北平学生战地移动剧团在各地宣传抗日救亡。1938年至重庆,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在怒吼剧社、中华剧艺社等剧团任演员,在二十余部话剧中扮演主要角色,其中影响较大的有《棠棣之花》《屈原》《家》《北京人》等。1940年在重庆参加拍摄影片《火的洗礼》。1946年任长春电影制片厂特约演员,在影片《松花江上》中以质朴的表演塑造了村姑妞儿的形象。1949年后相继在北京电影制片厂、中国青年艺术剧院、上海电影制片厂任演员,在上影演员剧团任团长。因主演影片《李双双》,1963年获第二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女演员奖。主演的其他影片有《母亲》《家》《凤凰之歌》《三八河边》《大河奔流》《泉水叮咚》等,并在《南征北战》《聂耳》等影片中扮演重要角色。

 6月28日晚上10点左右,突然接到朋友电话,告知张瑞芳走了……尽管之前对老人家的身体状况有所了解,闻此噩耗后还是愣了好几分钟,过去采访她的场景像电影镜头一样在脑中闪回。2010年11月在上海影城隆重举行的“瑞草芳华——张瑞芳银幕生涯70年暨中国电影文化传承论坛”系列活动仿佛就在昨天。那一次,回顾了这位上世纪40年代重庆话剧舞台上闻名遐迩的四大名旦之一、主演过《松花江上》《家》《李双双》《泉水叮咚》等经典影片的杰出电影明星、中国电影艺术表演学会名誉会长、上影演员剧团老团长的精彩一生,我编导的一部纪录片首发,并与她的电影代表作DVD一起作为赠送来宾的礼品。记得老人家在“特别激动和感谢”之余,与其荣获终身成就奖时谦虚地表示“我是一个幸运者”一样,反复强调:“我拍的戏数量不多,谈不上多大的成就,大家给我的荣誉太沉了,年轻人比我强……”

  我觉得,老人家与其他表演艺术家最大的不同,在于她有着引以为傲的红色经历。

  北京,有着红色灵魂的张家老宅

  在筹拍纪录片之初,与张瑞芳有着亲属关系的朱枫导演就告诉我,张瑞芳小时候在北京住过的老房子——鼓楼东法通寺10号,是一个革命者活动的据点。于是,委托朋友去实地勘察并拍摄,却见那地方已成“华丰胡同23号”,面目全非,被许多中央戏剧学院的学生“割据”着,只有她当年的那间卧室还保留得相对完整。

  那次采访张瑞芳,她已经住进了华东医院,显得有点迟钝,但说起往事立刻精神一振。她说,南京发生“下关惨案”后,他们举家迁到北平,母亲杜健如(后改名廉维)为了摆脱因参加北伐的丈夫殉国和幼女病亡造成的极度悲伤,用一部分积蓄在偏僻的北城买下了梅兰芳的一座旧宅。“一二·九”学生运动爆发后,这里经常会来一些神秘的“陌生人”,是姐姐张楠带回家的“同学”——彭真、姚依林、蒋南翔、黄敬(解放后天津第一任市长)等等。当年幼的张瑞芳知道这些都是领导学生运动的北平地下党干部后,就怀着崇敬的心情,透过自己卧室的纱窗,看着他们一个个走进东边的屋子。一整天,那里悄无声息,却能根据母亲守在门口“把风”的行为判断出,那扇门里正在进行着神圣的事业,心中便亮起了一盏灯。

  这情景后来在张瑞芳和金焰、张翼、秦文等人一起主演的电影《母亲》中得到再现,她扮演的正是为革命者“守门”的母亲。这部以张瑞芳母亲的革命经历为蓝本的电影,往往被人们忽略,但在她心里,是一部非常重要的作品。

  不久,张瑞芳的母亲就成为中共党员,直接受黄敬领导,就像后来在重庆张瑞芳直接受周恩来领导那样。在母亲和姐姐的影响下,“抗日救亡”的意识迅速占据张瑞芳的脑海,她加入了由北平地下党领导的青年团体“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积极参加游行和左翼电影戏剧工作者组织的演出,在独幕话剧《黎明》中扮演失业工人的妻子莲香,由此认识了两位重要人物:此剧的男主角崔嵬和编剧陈荒煤。在这两位的引领下,她走上了一条革命文艺的道路。

  奔波,充满红色浪漫的移动剧团

  “七七事变”爆发一周之后的7月15日,以宣传抗日为宗旨的“北平学生战地移动剧团”成立了,团长是张瑞芳的同学郝龙,成员包括荣高棠、杨易辰、程光烈、她的姐姐张楠等等,还有已经是中共党员的24岁的陈荒煤。说起这段坎坷又有趣的经历,张瑞芳会突然振奋,因为她把跟随剧团开始“移动”的这一天作为自己参加革命和走上专业文艺工作道路的日子。

  张瑞芳和姐姐张楠、荣高棠、陈荒煤四人计划先到天津,再乘船去上海,办理好相关社团手续后再回济南,和剧团其他成员会合,然后一路南下。为了安全起见,她和姐姐穿上花旗袍,扮成小姐。荣高棠一身对襟小褂,像是来接她们的男佣。陈荒煤则穿着洋装,装成她们的表兄。他们在天津等了两天,终于登上英国“太古号”轮船,前往上海。

  船在烟台海面上漂了几天后来到青岛,在舅舅杜经田的帮助下才到达“中转站”济南。当他们和黄敬、杨易辰等人会师后,一致决定先去南京造声势,以获得当局的认可,然后才好顺利展开宣传活动。他们发扬风格,在列车上“占领”了最后一节运牲口的敞篷车厢,可过了徐州突然下起大雨,车厢里积满了水。荣高棠大声喊:“女士们就别客气了,不能坐在水里呀,就坐在男同学腿上吧!”张瑞芳一转身就坐在了杨易辰腿上,她姐姐坐在荣高棠腿上,一帮人紧紧挤在一起,避雨又取暖。细心的陈荒煤发现顶篷上积了很多水,就用棍子一顶,水哗啦啦从四边倾泻而下,大家哄笑着做起了打油诗。提起这段往事,张瑞芳就连说带比划地笑出声来。

  到了南京,在沈钧儒先生的斡旋下,他们见到了时任教育部长的张道藩,这才获得演出机会。剧团首推陈荒煤新编的《打鬼子去》,讲述日本鬼子如何在沦陷区欺凌、侮辱中国人。张瑞芳扮演的张大嫂被日军玷污后痛不欲生,但怀中还有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当她无意中摸到一手鲜血,发现孩子已死,便惨叫一声,跌跌撞撞冲下舞台……

  张瑞芳摔倒在后台的芦席垫上,还在瑟瑟发抖。记者问她怎么演得那么真实?她答不上来,只记得用棉花浸满自制的“血水”塞在“婴儿”肚子里,帮助自己调动情绪,非常有效。后来有人总结说,她这就是“体验派”。

  当局允许他们公开演出了。于是,他们的漂泊和战争一样刚刚开始,边走边演,很革命,也很浪漫……

  重庆,记载辉煌成就的红色舞台

  张瑞芳跟随移动剧团到达西安,正要奔赴向往已久的延安时,剧团“干事会”考虑到她的身体状况和演艺前途,决定让她去重庆。为此,张瑞芳曾经耿耿于怀,用她的话说就是“眼泪刷刷地流”。她没有也不可能料到,重庆会成为她一生中最为重要的城市。

  在重庆,她有过一生中不成功的两次婚姻——两任丈夫分别为“怒吼剧社”的导演余克稷和大明星金山。在重庆,她演过《全民总动员》《上海屋檐下》《国家至上》《女子公寓》《国贼汪精卫》《北京人》《秋收》《棠棣之花》《屈原》《家》等无数舞台剧,以及电影处女作《火的洗礼》。其中《屈原》最为轰动,那段日子,重庆到处都有人在学戏里的“雷电颂”,“炸了吧!炸了吧!”大大激发了民众的抗日热情,作为“四大名旦”之一,她名副其实。更重要的是,她在重庆正式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一员,并直接由周恩来领导,一直延续到解放后。

  那年夏天,周恩来在重庆《新华日报》的接待室里单独约见张瑞芳。他先是静静地听她说,出身、家庭、演戏,一切的一切。张瑞芳说,“从小到大,无论在哪里,大家都对我很好。”周恩来笑了,说道:“大家都对你挺好,那是因为你对大家也一定不错。”周恩来鼓励她“多交朋友,向优秀的前辈们学习,在演剧上精益求精,做共产党的好演员”。周恩来的这句话,张瑞芳牢牢记了一辈子。

  为了更有利于为党的文艺事业工作,周恩来亲自部署,让张瑞芳“淡出政治圈”,“隐蔽”下来。周恩来表示,他工作非常忙,所以可能做不到定时频繁地与她见面,但只要有必要,他会与她联系。于是,张瑞芳连党的组织生活也不参加,并对原来热心参与的一些事情故意表现出冷淡,心里则是又别扭又痛苦,还不能跟任何人说,只能靠不断地演戏来充实自己,忘却隐瞒党员身份的不爽。

  尽管如此,张瑞芳还是有幸无数次走过那条蜿蜒的小巷,前往曾家岩50号,那幢三层的小楼房——周恩来的住处。当她站在高处,俯瞰滔滔的嘉陵江以及两岸的景色,想到就要见到周恩来时,不由感到一阵心旷神怡,原来淤积于胸的愁绪也就消失殆尽了。和大家一样,张瑞芳也喜欢叫周恩来“大哥”,多次聆听“大哥”描绘抗战胜利后建设新中国的宏伟蓝图,品尝“大哥”亲自下厨做拿手菜“红烧狮子头”,她感到幸福无比。

  在每一个成长的关键时刻,张瑞芳都会受到周恩来的鼓励和支持。电话里只要听到那一声“小芳”,她就会感到兴奋和温暖,浑身充满力量。她一刻也不曾忘记“周大哥”的教诲——“在演剧上精益求精,做共产党的好演员”,所以解放后她不断地自觉“改造自己”,包括爱情观,所以不仅在电影表演方面取得优异成绩,生活中也获得了真正的爱情,与才华横溢的33岁“剩男”、上影二场的主任、后来的美影厂厂长严励相伴48个春秋。如今,她去会先她而去的“呆子”了,要与他继续相守……

  而我,心中一会儿响起“李双双”的爽朗笑声,一会儿响起“陶奶奶”泉水叮咚般的笑声……

 梅朵在为张瑞芳的文集《难以忘怀的昨天》所写的序《我们需要这样的艺术家》里曾说:“她是几十年如一日,把艺术当做生命,把生命献给理想。”这句话简洁、准确地概括了张瑞芳的人生道路和艺术追求。

  张瑞芳的一生是献身艺术、探索艺术的一生,她经历了从爱好演戏到学会演戏,从业余演员到专业演员,从话剧演员到电影演员,乃至从演员到导演的这样一个成长发展的过程;在话剧、电影和电视的创作领域里,都留下了她辛勤探索的足迹。特别是在话剧表演和电影表演两个方面,她都取得了显著的成绩。在中国现代话剧史和中国当代电影史上,她所塑造的一些经典艺术形象,均已留存下来,不仅载入了史册,而且还活在广大观众的心里。她在长期创作中积累的艺术经验,也已成为后来者学习、借鉴和研究的对象。

  从表演艺术对演员的要求来看,张瑞芳从外形到内在气质都有自己的个性魅力,也有一定的表演天赋。但是,她既没有把自己局限在“本色演员”的范畴之内,也没有满足于已有的天赋条件,而是努力克服自身的一些局限和不足,不断扩大表演领域,在多样的性格世界里努力开拓,大胆创新,从而较成功地塑造了各种各样的人物形象,在具体的表演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艺术经验。

  简括而言,她的表演首先建立在对剧本和角色的认真钻研与深刻理解的基础上。她认为:“剧本是基础,是一部影片成败的关键。”为此,“演员要付出艰苦的劳动,反复钻研剧本,通过字里行间能使自己在视像里看到未来影片和角色的影子,这才有了在银幕上塑造鲜明形象的先决条件。”所以她非常喜爱和推崇“集体钻研剧本”的办法,由此可以相互启发,取长补短,进一步加深对剧本和角色的理解。通过这种钻研,她对剧本的主旨和情节、细节烂熟于心,人物形象也已在心中浮现。故而一旦当她进入了实际表演状态,就能使表演准确到位,较好地表现出角色的精神面貌和性格特征,使之丰满传神。

  其次,她在表演的过程中十分注重与导演和其他演员进行交流探讨,善于在艺术碰撞中萌生和捕捉新的灵感,激发出创作的激情。她认为:“只有真正的交流,才能唤起内心的真实感,引发出人物心灵深处的秘密,加深动作的意义,使表演变得真实可信、顺畅自如。”所以她“非常看重并且依靠对手给我的刺激和交流来获得准确的自我感觉,并且时时刻刻想引起对方的反应”。也正是在这样的交流碰撞中,她使自己的表演既符合导演的总体艺术构思,也能为其他演员所了解和接受,并激起对方相应的反应,从而使大家的表演能有机融合为一个整体。

  另外,她还深知,对于演员来说,深入生活、理解生活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她非常注重从生活中汲取营养,使自己的表演充满生活气息。她重视每一次深入生活的机会,重视与角色的生活原型交朋友,重视以生活的各种元素来不断丰富表演的内容和技巧。

  值得一提的是,她还非常注重对创作经验的总结思考,力求从中探索和把握一些基本规律。她平时养成了记创作笔记的习惯,在演戏或拍片中凡有所得,她都会记录下来。例如,她所写的《扮演李双双的几点体会》的总结文章,提出的问题很新颖,都是创作中很重要的问题,所以发表以后引起了较大反响,被同行专家称为“实在是谈表演艺术的少见的好文章!具体、生动,解决问题”。1979年底,她应邀去上海戏剧学院讲课,结合自己的艺术道路和作品谈创作经验。后来,她把讲课的内容整理成文章,在《戏剧艺术》杂志上连载。这些文章,既叙述了其创作实践的过程,也体现了她对表演艺术的思考。

  张瑞芳在艺术上对自己的要求很高,每一次演出、每一个角色的塑造都力求精益求精。她说:“对于演戏,我一向比较认真。演舞台戏的时候,不管演出多少场,多么疲劳,我不会偷工减料,否则我的情绪就难以继续。”拍电影也同样如此,她不仅事先认真钻研剧本,做好充分准备,而且拍摄时的每一个镜头、每一个动作都力求真实完美地表现出角色的情感和性格。她说:“在电影表演上,什么是最美的?我想应当是最‘真’才最美,这个‘真’就是最能将人物在那个特定情景中最准确的感情和动作表达出来,这是美的最重要的前提,但镜头的形象要求也是不能忽视的。”可以说,追求艺术表演的真实性,力求表达最真实的感情,塑造最真实的人物形象,乃是她孜孜以求的艺术目标。

  张瑞芳在表演艺术上这种锲而不舍的探索与创造精神,是与其理想追求分不开的。古人曰:“器大者声必闳,志高者意必远。”张瑞芳有明确的人生目标,她对艺术的认识和理解是与时代和社会的变革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她热爱祖国,追求进步,始终紧随时代发展的步伐,与人民大众共命运。在国家和民族危亡之际,她没有躲进艺术的象牙之塔当一个旁观者,而是作为一个社会变革的参与者,注重充分发挥艺术的宣传、鼓动作用,为国家和民族的解放尽了一份力量。特别是当年周总理向她提出了“做共产党的好演员”的要求以后,这一要求便成为她努力奋斗的目标。几十年来,她时时刻刻以这样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断鞭策自己。

  无疑,一系列的奖项和荣誉,是对张瑞芳几十年来在表演艺术领域里勤奋工作的充分认可和肯定。面对众多的荣誉,张瑞芳当然觉得十分欣慰。因为她没有辜负周总理和广大观众的期望,没有虚度人生,但同时又感到不安,觉得祖国和人民给她的太多了。“我只是一个听话的演员而已,谈不上有多么大的成就。”这是张瑞芳经常说的一句话。

  从一个业余演员成长为一个著名的表演艺术家,从一个懵懂的知识青年成长为一个优秀的共产党员,张瑞芳的人生道路和艺术道路所展示的正是这样一个过程。无疑,人民大众所需要的也正是这样的艺术家。她的舞台银幕生涯,她的成长道路和奋斗历程,为后来者提供了一个学习的好榜样。



 

浏览 (3467)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管理员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版权信息
   邮箱:zgrmwyw@163.com  
版权所有 人民文艺家协会